木纹渔色大宋第413章信王赵榛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渔色大宋 第413章:信王赵榛

声音就來自身边的小巷里,徐子桢想都不想就蹿了进去,燕赵等三人紧随其后,

才进去沒多远就见一个妙龄女子缩在墙角边,衣衫不整云鬓散乱,只是旁边再沒有其他人,徐子桢不禁有些纳闷,过去蹲到那女子身前问道:“姑娘,你怎么了,”

那女子抬头对徐子桢一笑,笑容之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紧接着她猛地提高音量凄声大呼:“救命,”

徐子桢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就在这时旁边墙沿上猛地跳下数条身影來将他围住,一个个全是黑底红边的捕快服饰,手里拿着铁链哗啦啦作响,

“大胆淫贼,竟敢光天化日之下非礼良家女子,给我锁了,”

到这时候徐子桢哪还能不明白自己是中招了,心里暗骂自己的疏忽大意,同时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脱身之计,

燕赵等三人也被围在了一起,钱同致反应最快,反驳道:“你哪只眼睛看到他非礼了,咱们也才刚到而已,”

捕快一指在旁边抽抽搭搭的女子:“铁证如山,还要抵赖么,”

顾仲尘虽是一介书生,胆气却丝毫不弱,拦在徐子桢身前昂然道:“哼,何为铁证,这女子才刚呼一声你等几人就已出现,这分明是个陷阱,”

那捕快一脸不耐烦,抖起铁链就往徐子桢头上套去,嘴里骂道:“有什么话去衙门说,老子沒空理会你,”

燕赵手一挥就把铁链拍飞,从腰间掏出块牌子喝道:“我乃御前四品带刀护卫燕赵,何人敢妄动,”

那捕快一脸正气:“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

话刚说到这里身后冷不丁传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哦,是么,”

众人一扭头就见一个锦衣少年在几个剽悍的护卫随从下走了过來,徐子桢沒见过他,不知道他是哪路神仙,可那几个捕快却是脸色大变,燕赵和顾仲尘钱同致则面露喜色,

锦衣少年走到那捕快面前,忽然一抬手,啪的一声脆响,那捕快脸上已出现了个清晰的掌痕,

“本王打你了,你倒给本王來个同罪看看,”

捕快们哗一下全跪倒了,被打那个惊慌失措颤声道:“小人拜见信王殿下,”

燕赵和顾仲尘钱同致也过來行礼:“见过信王殿下,”

信王转过脸來笑吟吟地一抬手:“你们就别跟本王这么客气了,起來吧,”

徐子桢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來,怔怔地看着信1.《Crysis 2》 《孤岛危机2》--EA王,完全沒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信王却已走了过來,不理那几个还跪着的捕快,对徐子桢拱手笑道:“徐兄,久仰,”

“客气客气,您是……,”徐子桢一头雾水,这位可是个王爷,怎么倒过來先给自己见礼了,

钱同致在旁低声道:“这位乃信王殿下,名讳上赵下榛,”

赵榛微笑着又补充道:“我七哥前些日子就吩咐过我,让我对徐兄照应着些,”

徐子桢这才恍然,原來是赵构提前跟自家兄弟打了招呼,难怪这赵榛会……对啊,今天这事透着希奇,这位爷怎么也会跟在自己后头,难不成他知道今天这事不成,

赵榛好像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一指早已跪在一旁抖若筛糠的女子道:“徐兄可知此女是受何人指使,”

徐子桢摇了摇头,自己的仇家倒是不少,可谁会想得出这么恶心的招数來对付自己,说白了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啊,

赵榛也不卖关子,笑眯眯地说道:“秦松,”

徐子桢一愣,脱口而出骂道:“我靠,原來是那个王八蛋,”话刚说完又奇道,“可殿下您是怎么知道的,”

赵榛依旧笑吟吟的,一点都不怪徐子桢这话有冒犯之嫌:“在应天书院内怕还沒我不知道之事,”

徐子桢又是一愣,这时顾仲尘却笑道:“徐兄初來书院尚有所不知,信王殿下便是书院五大才子之首,文采斐然且交友无数,”

这话一出徐子桢才彻底明白过來,同时也不禁对赵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看來这位小王爷还是很得人心的,至少看他沒架子这点就很不错,要不怎么会对书院内的消息这么灵通,

想到这里徐子桢不禁对赵榛有了好感,笑着拱手道:“今儿还好有殿下做证,要不然我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赵榛微怔,随即失笑道:“跳进黄河洗不清,这话说得有意思……徐兄不必客气,所幸我一直跟在徐兄身后,若不然你被带入应天府衙门那便麻烦了,”说到这里斜睨了一眼那些捕快,“还不滚,”

“是是是,谢殿下,”

捕快们走得比來的快,连滚带爬逃离了此地,只剩那女子脸色煞白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徐子桢阅女无数,这女子眼角带媚满脸风尘气,一看就知道是干哪行的,他眼珠一转又蹲了下去,托起她下巴看了看:“哪个楼子的,”

女子颤声道:“桃……桃红,”

徐子桢又问:“出钱雇你那小子是不是常去你那儿,”

女子道:“是,”

徐子桢点点头:“行,你走吧,”

女子偷偷看向赵榛,赵榛冷哼一声:“还不滚,”

那女子如蒙大赦慌忙奔离,赵榛回过头笑问道:“小弟怎么觉得徐兄还有后招呢,”

徐子桢哈哈大笑:“殿下果然慧眼如炬,至于是什么……到时候有热闹自然请殿下一起看,”

赵榛抚掌:“那可说定了,”

两人相视大笑,

晚上这顿酒从四个人变成了五个人,赵榛毫无顾忌地跟徐子桢他们喝了个昏天黑地,最后还是他的几个随我爱罗从小被孤立从将他抬了回去,

徐子桢也喝得大了,好不容易把顾仲尘还有钱同致各自送回去,等他自己回到住处时已是午夜,寇巧衣等得眼睛快睁不开了,可等他洗漱完毕躺到床上时却慢慢清醒了过來,

他望着屋顶想着今天的事,不禁对赵榛暗自赞叹:这小子年纪不大,做事倒是干净利落,秦松的诡计被他完破,而且不端王爷的架子,再者以他这年纪居然还是应天书院的头号才子,看來老赵家的子孙读书还真有天赋,就是沒一个能当皇帝的,啧啧……

至于秦松,徐子桢根本就沒去想,既然得罪了他就别想着以后能有好日子过了,

不知不觉中鼾声响起,


霉菌性阴道炎能自愈吗
大人得了湿疹消除的妙招是什么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