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第一百三十八章冤雪满天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6-12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冤雪满天

罗武脸上表情无喜无悲,“是个汉子,倒不能就这样暴尸荒外。”

手中银刀一切一划一挑,直接在石壁上挑出一个石窟,掌风带过,景轩的尸体被轻轻推进石窟里。

银光闪过,一块岩片飞舞完全封死洞窟。

……

天空中,乌铁傀儡和关大王投影完全不知疲惫的厮杀在一起。

陡峭的崖壁有寥寥人影冒出。

“那些沿着原路线继续前行的傻子慢慢继续前行吧,哼。”

“上面这么宽广,我们无论从哪个方向逃跑都可以,就算有埋伏也不怕。”

“没想到居然被埋伏了,蓝家主,你这情报可不靠谱啊。”有人阴阳怪气的说到。

这次白宇位置的准确性可是由这位蓝家主打包票保证的,但是现在他们的行踪显然被白宇发现了,说不得这其中就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有人面色不善的看向蓝家主,消息就是由蓝家主所提供的,现在被白宇埋伏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羊面色阴沉,他也很纳闷,同时也有些怀疑是不是蓝玉背叛了蓝家。

随即摇摇头,不太相信这个结果,因为蓝玉可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人,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但一个人的本性却是不会变化的。

莫非蓝玉被发现了?蓝羊心底有不祥的猜测。

恰逢此时一旁另外一个家族长老嘴角冷笑嘲讽道,蓝羊心底一股无名火生起,就要发作,被领头的景家族长喝止。

“够了,还没逃出去就要内抗么?”

毕竟是一族之长,蓝羊压制住内心的烦躁,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冷言冷语。

突然,蓝羊眼角看见一抹白色的光点越来越近,急冲而来。

“小...”话未说出口,白色光点瞬息而至,近看后大致看清具体模样是一支长箭,但留在视膜中唯一的映像就是这支长箭了。

因为下一刻蓝羊只感觉额头一疼,一凉,就再也没有了丝毫意识。

只留下半空中久久不散的白虹。

箭技——白虹贯日。

“隐蔽!”景溟惊呼道。

众人赶紧躲藏好自己身影,“该死的,怎么会有神射手。”有人低声暗骂。

在这种环境下神射手最为难缠和对付,因为茂密的丛林就是神射手最好的遮蔽场所。

隐藏在暗处的神射手耐心显然很好,一直没有出手,就像最为老练的猎人,静静的在一旁窥视。

有人妄图冲出去,一道凌厉的箭光从远处袭来,将其牢牢钉在地上,这一次终于有人看清了箭光的来源。有几人对视一眼,点点头,默契的冲出去,狂暴的罡气撕裂风声成都来福士广场(专题阅读)透露首日共迎客15万人次。,发出道道呼啸。

“箭道神通——漫天箭雨!”

一支平凡无奇的箭矢飞上天空然后在天空中突然分裂,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

箭支漫天飞舞,化为无数密密麻麻的黑点,然后俯冲向下。

每一支箭矢都能拥有王伯当射出箭法的五成威力!仅仅一瞬间,冲出去的数人直接被漫天箭雨所淹没,倒在地上抽搐惨叫。

这几人的惨状吓得剩下的人心底一阵发寒。

看来只有分开逃跑这一条路选择了,他的箭是很快,但是拿箭拉弓却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只要众人分散逃跑,不靠近那块区域,就算他再使用那漫天箭雨的招式也覆盖不了多少区域。然后就是看大家运气了。

就在这些人在准备分散逃跑时。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须长富贵,安乐是神仙......”一段莫名其妙,但却有着奇特魔力的话语浮现在这片天地间,声音很淡,很淡,但却仿佛一个人就站在你的耳边轻声呢喃。

伴随着这段话语的诉说,天地间一种莫名的意境淡淡浮现。

冷,众人突然感觉到了寒冷。

伴随着话语的不断递进,地面的寒冷越发深重所以我从不担心会在穿衣方面犯错。。有人敏锐的发现一旁的树叶表面凝结寒霜,虽然只有一点微微的白色,但这却很不正常!由于火属性和土属性天地元力相对更多的原因,裂山峡地区就算最寒冷的冬天才会结霜。

如今已经进入晚春时节,冰雪早已完全融化,正是春意盎然,树木草长的时节,怎么突然有寒霜凝结。

“莫不是阵法?!”有人面色一变,这等大范围的阵法要是多大的手笔。

天地间的寒气越来越重,喀嚓、喀嚓......

一滴从石壁上就快缓缓坠落的水滴速度越来越慢,然后颜色变得浑浊,最后完全被冻结在悬挂在石壁下端。

“走!”有人暴喝一声,从开始到现在,不过过去几十息的时间而已,周围已经开始大范围结冰,再待下去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意外。

话语声越来越大,“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著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声音如歌如泣,最后近似癫狂,天地间只回荡着这段话。

峡谷底部,罗武面色凝重的抬头望天。

伴随这一段话,风云色变,天空依旧晴朗无比,但却有漫天大雪忽然坠下!

呜呜的悲鸣声回荡于天地之间,仿佛这天,也为之哭泣。

冤!冤!冤!

无尽大雪铺天盖地,所有被大雪所覆盖的植被岩石瞬间就被冻住。但落在王伯当等人身上的大雪却仿佛普通的雪一般,没有丝毫异样。

恍惚间,在场众人只看见一个满脸不甘抬头望天的妇人,眼中满是恨意的望着这片苍天,恨天不公,恨地无情,无形断头刀从天而降,漫天杀气从天而降,恐怖的锋利感仿佛紧紧贴着众人的头皮刮过。

“哈哈哈!”妇人癫狂惨笑,“噗嗤!”一腔热血溅起三尺,仿佛印在这片天地之间。

滔天怨气铺天盖地,白色大雪瞬间变黑,没有人能逃脱这大雪范围,被黑色大雪滴落在身上,瞬间融化在皮肤表面,刺入身体,人的动作瞬间变得无比缓慢,不消片刻就被彻底冻结,然后体内的寒气不断向外散放。

大雪渐渐消停,关汉卿面色惨白的站在原地,并不是他不想继续施展,而是刚才这一点时间就已经将其体内的元力消耗殆尽,这还是他体内的元力只起到牵引作用而已。

包皮过长
脑梗塞呛
饮酒后可服用的他达拉非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