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醉花第一百零八章陪合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4

花痴醉花 第一百零八章陪合

林心花盯着来客仙楼,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敞开的半扇门里,整齐的排着两张桌椅,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锦袍的人走过,一种莫名其妙的的感觉涌上心头,心情突然就不好了,皱了皱眉,低头看着地面。

之冬悄悄的靠近林心花,小声的问道:“花姐,我们去秦家吗?”

林心花抬头看着之冬,冒出一个想法,竟吓了自己一跳。之冬也是平时交友太少了,才会特别想念她们吧。

“还是不去了,话说她们练琴应该很辛苦吧!”林心花望向称心布妆,那是她们常去的地方,只是这次不想去,也不能去。

“哦。”之冬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然后低头看着地面。

林心花看着之冬这样也忍不住笑了,没事学她做什么。不过今天确实不能去,一是没换装,二是还有一个跟班在后面。想起那个跟班,林心花看了看身后,红花应该快过来了,于是说道:“之冬,你帮我叉上,等会儿你也不要站在我身边,你过来,我跟你说……”

之冬听后,连连点头。

林心花就找了地方,藏了起来,之冬记住位置后,就到处去找人,而她找的人~~却是红花。

“之冬,你在干什么?”红花看见东张西望的之冬,跑过去问道。

“唉,小姐不见了!这该怎么办啊?”之冬着急的看着红花,焦急的说道。

“什么,不,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小姐不见了的?”红花想要抓住之冬,可~男女授受不亲,两手紧握了一下,问道。

“就是小姐拿了簪子之后,人就不见了。”之冬愣愣的看着红花,好一会儿才说道。

那么久了啊!

还能找到人嘛?

“我们兵分两路,你往那边,我去这边。”红花指着四条路的其中一条说道。

“那~另外两条路呢?我们要是你一条我一条路的这么找,万一小姐正好不再这~我们去的这两条路,那我们该怎么办?”之冬焦虑不减的问道。

红花看着这四条方向正好两两相反的路发呆,之冬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这该怎么办?

良久,红花说道:“一条一条的找吧!”

还以为想出什么好的方法,结果就这样!之冬在心里鄙夷,顿时又高兴,小姐说得没错。

林心花听了,等他们离开后,站起来拍拍手拍怕屁股,走开了。不让红花心急一下,还真以为傻子好欺负啊!嘿嘿,下辈子吧!最好不要再遇见像她这样的傻子。

可是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却不知自己该做什么,难道真是傻子做久了?

没过一会儿,之冬就倒回来了,心想:该找小姐问问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到了才发现小姐不在那里,小姐去哪了呢?不是说好了在这里等她吗?怎么就不见了呢?

这时两个妇人边走边说,“说起燕儿,她可乖巧啦。呵呵,你呀可要把燕儿看紧点,最近有点不安静。”

“嗯,记住了姐姐。可这人贩子也太疯狂了吧,官府就29日和30日发生在俄南部城市伏尔加格勒的两起恐怖袭击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数十名平民死亡不管吗?

“官府?呵呵,你才来还不清楚,过段时间就知道了。”

两妇人走后,之冬就怕了,小姐不会是被人贩子抓走了?这该怎么办呢?

小姐说过会在这里等她的,可现在人~不会是真的被…

之冬不再多想,东张西望,迷茫的注意着人群中有她的小姐的身影。

“之冬,你也没有找到。”红花看着之冬在十字路口转,看样子也没有找到吧!

小姐不见了~

这次是真的!

之冬心想,但是并没有说出来,现在只要能找到小姐才是万幸的事

现在,他们去另外两条路找。

林心花也怕之冬暴露了她的另一个名字,也不敢走远,正想着就撞上了一个人,抬头一看,竟然是~~红花。

红花还没有看清楚所撞之人,就怒道:“没长眼睛呀,走路也不看着点!”想想怎么也要记住他,等以后~再来报仇,“哎呦,我的小姐啊!你怎么在这里,可让我好找。”

红花喜出望外的拉着林心花看了又看,问道:“小姐,你去哪里了?”

林心花鄙视的看着红花,真想抱怨两句:我是小姐还是你是小姐,我去哪里有必要向你报告吗?你也受的起?

林心花想着自己还是傻子的身份,对着大地投以白眼,她真是无语了,不过第一次出门的傻子又不可能连一点兴奋也没有吧!

林心花取下簪子,高兴的对着红花说道:“红花,你看,这个好也是这个文件最大的创新点。漂亮啊!”

红花见他的小姐一副痴迷的样子,也就知道了~再也不能带小姐出门了,本想让她出出丑的,没想到,自己掉进去了,这样的好事不能,不可能有下次了!

红花带着林心花到了十字路口,之冬也正好回来,高兴的跑过来,拉着林心花的手,问道:“小姐,你去哪里了?”不是说好在那里等我的吗?

林心花也是醉了,这丫头还记得那个位置,记忆力不错嘛!

红花看着她们,害怕再出差错,说道:“小姐,我想我们该回去了,要是被人发现,下次就出不来了。”

想想也是这么回事,不过林心花故意有点不满意的说道:“下次是什么时候?红花,我们什么时候再出来玩,外面好好玩?”

“好,小姐,我们先回去了吧!不被人发现才会有下次。”红花保证的说道。

之冬心里不服了,小姐想出来就出来,还用得着你吗?太抬举自己了。

林心花点点头,她回去还有事要做的,煫炘说的那句话还在脑海~~“女孩子,始终有样能保护自己的东西或是某种很少人会的能力,那才是它放心的时候。”

可是这是古代啊!刀剑啥的又不会,还是一个小女孩形态,这该怎样保护自己呢?

回到林家,林心花便想起了祖父的书房,或许那里有她要的答案。于是以休息为由,关了房门,趁他们不注意,偷偷跑出去了。

书房,很久没有去了,祖父也很久没有在书房相见了。或许是忙吧!

才到书房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在说话,林心花就犹豫了,到底进不进去?

“我觉得椛儿恢复正常了。”

林心花听了,这是祖母的声音,她这意思~~难道原主不傻?

“嗯,我看也是,上次我给她几首诗,她还习以为常,只是当时也没有想太多。”

“要不,再叫她来一次。”

“正有此意。”

“这次的量要控制好,待花会之时她才好应付。”

“知道了,你先回去,我派人去叫椛儿过来。”

“记得量要控制好!”

林心花听到祖父要祖母回去的时候就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祖父之前给自己的诗不是原主要求的吗?原主以前~到底去啥子情况?

偷偷探头出去看,正好看见以前经常来请自己去书房的那个人,

量要控制好!

是要下药吗?

林心花从另一条路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偷偷看里面,还好没有人,悄悄的打开院门,蹑手蹑脚的进去了。

跑到床上立马拉被子遮住自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还有那人的叫唤声,林心花捂住耳朵,蜷缩在床上。

这是什么情况?

祖父要对自己下药,到底去还是不去?

去了又会怎么样?

有谁能帮帮忙,现在该怎么办?

本溪治白癜风的医院
肛肠外科
灰指甲用亮甲效果如何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