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天苍黄第四百一十七章激战破镜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天苍黄 第四百一十七章 激战破镜

柳铁嘴角溢出一丝血痕,可他的目光愈发明亮,战意依旧昂扬。【无弹窗.】

鲁阔又是一拳,击退楚飞,转身便大步朝柳铁走来,柳铁半步不退,长刀横扫,鲁阔愈加狂热,深吸口气,胸膛忽然鼓起来,大喝一声,挥拳击出,柳铁半步不让,以硬碰硬,刀锋劈在拳头上,劈散了拳风,落在拳头上。

拳头依旧,上面连条白痕都没留下,长刀直接崩开,柳铁再度倒退,这一退便退出十多步,鲁阔正要追去,刀风再起,他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半转身一拳轰出,楚飞也同样倒飞出去。

三人战团越来越大,其他人不由自主的向外退,生怕被波及,给三人腾出大块空地。

“砰!”

铁拳与钢刀再次相撞,柳铁再度后退,楚飞挥刀上攻,鲁阔狂热依旧,双拳猛击,楚飞如遭雷击,喷血狂退。

柳铁深吸口气,这口气似乎将天地元气全都吸进胸内,刀锋的白色光芒猛然加厚,变得更加清晰。

鲁阔见状露出惊讶之色,神情变得有几分凝重,眼中的狂热更浓,毫不迟疑,上前一步,拳头直直的打出去。

鲁阔的拳很简单,没有什么花俏,上下左右,不管是刀还是剑,全都一拳。

但这一拳,更加简单,速度也更慢,好像拖着千斤的老车,缓缓击出,不象是在拼斗,倒像是两个热情的朋友,在互相击拳相庆。

刀,不快;拳,也慢。

“嗤!”

就像女人的绸缎被木刺起价1000万元/套挂破,拉开一条缝隙。

白光破裂,化着无数光点,飞散,湮灭。

拳,撞在刀锋上,就像两个好友,轻轻碰了下。

柳铁猛地喷出口血,身形向后飞掠,再度撞在船舷上,船猛烈晃动,船舷却没有破。

鲁阔也终于没那么沉着,身形晃了晃,向后连退两步,才站住。

柳铁将一粒丹药扔进嘴里,抹去嘴边血迹,抬眼望着鲁阔,他的神情依旧兴奋,明光更家明亮。

鲁阔赞赏的望着他,慢慢露出一丝笑容:“很好,我们是一样的人!”

柳铁没说话,眼中的战意依旧高涨,鲁阔叹口气:“要是换一个时候,我想我们可以作朋友,可惜,今天你必须死!”

“废话太多!”柳铁终于开口:“要打便打,说那么多干嘛!”

鲁阔没有生气,点头说:“好!再接我一拳!”

拳头再起,依旧是平平一拳,依旧那么缓慢。

柳铁依旧不言不语,长刀扬起,迎着朝阳,阳光落在刀尖上,刀身上似乎有一道流光滑过。柳铁面无表情,上前一步,一刀落下。

无声无息,刀身轻微颤动,忽然寸寸断裂,柳铁大口喷血,身形被震飞,落在主船上。

拳面终于裂开,淌出一丝血迹,鲁阔倒退数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轻轻添了下上面的血,抬头看着柳铁。

“还差一点,”鲁阔说道:“还差一点就可以跨过那道门槛了,不错,不错。”

柳铁站在甲板上,甲板的木板已经裂开,柳铁再度喷出口血,再度咽下一粒丹药,迅速调集内息,内息高速运转,化开药力,补充渐渐枯竭的丹田。

楚飞也在吐血,他也吞下一粒丹药,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些许红润,他受创更重。

宗师毕竟是宗师。

柳铁有武师巅峰修为,一只脚已经跨过那道门槛,楚飞也是上品武师,在柳府疗伤时,已经跨入八品。

俩人联手,可依旧惨败。

这就是宗师的实力,两个上品武师,依旧不是一个下品宗师的对手。

楚飞勉力站起来,脸色苍白,鲁阔看也不看他,依旧盯着柳铁,纵身上前,柳铁的手上只有一把断刀,小半截刀刃,柳铁却一点不惧,短刃上扬,阳光再度落在短刃尖上,刀身流光滑过。

“斩!”

柳铁沉沉的吐出个字,短刃砍落,俩人距离还有数尺,短刃无法接触到鲁阔,拳头也无法碰到柳铁,但俩人的神情都严肃,鲁阔的神情更是少了那丝狂放。

“噗!噗!噗!”

就像鱼吐出一串水泡,在水面破裂,声音沉闷。

俩人同时一震,柳铁连退数步,依旧站不住,再退,一直撞在船舱上。

鲁阔身在半空,身躯一震,倒飞出去,落在甲板上,脚下木板咯吱声便裂开,可他依旧站不住,向后倒退两步,才站住。

看着柳铁的目光充满惊诧。

柳铁才刚刚站住,嘴角再次溢出丝血痕,眼神愈发明亮,嘴唇紧紧的抿着,握紧短刃,这次没有吐血,也没有再吃丹药。

“不错,利害!”鲁阔叹道,神情中满是惋惜:“为什么不跨过那道门槛?”

柳铁深吸口气,神情平静,沉声道:“那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的废话还是太多!”

说完,上前一步,短刃再度上扬,那瞬间,鲁阔似乎有种错觉,那把刀没有断,就像一把磁铁,将所有光线全都吸入刀中,长刀流光溢彩,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鲁阔神色微变,正欲扬手,柳铁的气势突变,身形突然高大起来,而围绕着他的空间突然坍塌,蓬勃的元气汹涌而来。

鲁阔终于再无法保持平静,脸色大变,喃喃道:“居然在这个时候破镜!”

四周的元气澎湃,争先恐后,涌入柳铁体内,柳铁凝神紧盯着鲁阔,内息高速运转,元气蜂拥而入,随着内息进入丹田,丹田内息高速旋转,不端纳入元气,经过炼化,再随着内息进入经脉,不断洗刷经脉,将经脉扩张了真正一半,更粗的经脉容纳了更多的元气,丹田的漩涡变得更大,不住向四周开垦,丹田变得更大。

四周的情景在他眼中不断变化,赤橙黄绿青蓝紫,元气的细微变化都是那样清晰,空气变得更有层次,更加丰富多彩。

他可以清楚的感到水流的变换,感受到水底的鱼正欢快的游动,岸边的草丛中有虫在其中,正欢快的吞噬着露珠和新鲜的草叶,卵石卧于水中,水温柔的洗刷着它的表面,慢慢的抹去菱角。

鲁阔不会给柳铁机会,破镜凶险异常,特别是跨境破镜,若被打断,修为不但不会增长,还会因元气反噬受到重创,严重的话,甚至可能走火入魔,再也无法修行。

鲁阔深吸口气,拳头猛然扩大,正要挥拳而出,刀风袭来,鲁阔冷笑,大喝一声,挥拳击出。

刀风破,人飞跌。

楚飞躺在甲板上,大口大口吐血,刀不知飞到那去了。

“螳臂当车!不知死活!”

冷哼中,鲁阔大步向前,拳头再度扩大,冲着柳铁遥遥一拳,他没有靠近,破镜被打断,元气反噬,其威摧枯拉朽。

“斩!”柳铁大喝一声,短刃闪电般劈落,刀风裹胁元气,其威迫人,其势难匹!

鲁阔终于让了一步,没有正面硬碰,而是向侧前跨了一步,避开刀风。

破镜,元气灌体,柳铁此时正是感觉正好之时,入体的元气带来勃勃生机,修复受伤的经脉,丹田渐渐充盈,一旦完全充盈,将新进元气带来的杂物排除体外,破镜便告成功。

他服用了很多珍贵的丹药,这些丹药的银子可几个他,药力被化开,大部分被消耗,小部分留下来,隐藏在经脉中,丹田中,血气中,今天这场激战,将这些药力全数激发出来,加上在战斗中的领悟,机缘终于到了。

破镜,还在继续,柳铁却似乎并不在意,一刀斩落!

这一刀,挟天地之威,裹胁庞大的元气。

鲁阔不敢硬接,从战斗开始以来,第一次避开,向旁边跨出一步。

“斩!”

柳铁再喝,手腕一翻,短刃斜向下劈。

尚未临体,劲风扑面,在鲁阔脸上刮出数道血痕,鲁阔深吸口气,眼中怒火闪过,再度斜跨,这一步便是三尺。

依旧没有硬接。

柳铁没有追击,而是收刀入怀,静静的站在那,沐浴在元气风暴中,享受这场盛大的快事。

鲁阔终于等到时机了,深吸口气,拳头暴涨,正欲出击。

突然,他愣住了,聚集的劲气突然消散,他低头看着,胸口冒出一截剑尖,剑很普通,市面上最多不过几两银子,剑尖带着血,一滴一滴的向下落。

鲁阔转身,死死盯着那个船工,他还记得,就在发动时,这个船工喊了声,整个船队便活了。

此刻,韩姓船工随意的站在那,神态悠闲,神情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不是在血战中,而是在春游。

“你!...”鲁阔完全无法相信,这看外貌普普通通的船工,居然可以偷袭他,惊怒之下,声音嘶哑。

偷袭一个宗师,可行吗?

答案是可行,柳寒在帝都遇上数次偷袭,王许两家派出了多个高手,试图杀死他,其中甚至还有宗师高手。

但偷袭一个宗师,要成功很困难,对柳寒的数次偷袭都以失败告终。

不但柳寒,其他宗师也一样。

当踏入宗师境界后,对周围的反应更加灵敏,身周一米,便是他的世界,要想一击内需对行业发展带动作用加强。同时必杀,必须要以最快速度破开他的世界,在他作出反应之前,杀死他;反之,最多也就是重创。

所以,鲁阔很惊讶,特别是看清偷袭者是谁之时。

韩姓船工!

黝黑的脸色,极其普通的相貌,放人堆里,就看不见。

从开战之初,他便伏在船角,浑身发抖,拿着一顶斗笠遮住自己,就像遇见猫的老鼠,丝毫不敢乱动一分。

鲁阔曾经从他身边经过,见过他谦卑谄媚的笑容。

那种谦卑,那种谄媚,鲁阔在很多人脸上都见过,所以,他毫不在意。

可没想到,在谄媚卑微的笑容下,隐藏着的居然是条最毒的毒蛇,在他心神稍稍失守之际,暴起发难,一举成功。

这是一个最成功的刺客杀手!

鲁阔死死盯着他,韩姓船工怜悯的看着他,微微摇头:“柳兄说得对,你的废话太多!”

说完,韩姓船工身形一闪,便到了前队。

就这一下,鲁阔便断定,此人居然有宗师修为。

风雨楼居然隐藏了一个宗师刺客杀手?!!!

这十多天,居然就没被察觉!


肚子疼拉稀
宝宝脸色发黄是什么原因
小孩健脾吃什么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