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宁小闲御神录第2366章她等的人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宁小闲御神录 第2366章 她等的人

这里地势狭长,下过雨就能多出十几个湖泊来,前些年突然发过百年不遇的大水,附近有两个山脚下的寨子被淹了,活下来的没几个。洪水在这山里被堵了足足有三个月才消退掉,所以具体死了多少人,谁也不清楚。”

三个月么?七仔脸上露出沉思之色,好一会儿才道了声“好”。

刘泫等着,哪知他伸了个懒腰:“打完一仗累得要死,你这里可有休息的地儿?”顺手拍了拍树干。

谁也没发现,他从树干上一个不起眼的疤结里,掏出了一块尾指甲盖大小的红色小石子儿。

那是红嗉石。

天心阁的修士愣了一下才道:“啊……有的。这、这边儿请。”无论这头重明鸟气焰再怎样嚣张,毕竟刚刚救过大家性命,还受了重伤。现在他要求借宿,那可是理直气壮极了。

看着他随修士离去的背影消失在城门后,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说点什么好:这会儿,又不嫌人家的地方憋气了?

无论是大潼关的修士,还是遍布城外的蛮人暗探,都没留意到隐在树影里的金鹰振翅而起,很快消失在云层后面了。

#####

摩诘天大营。

炉火慢慢小了下去,连底部的白灰都露出来。大厨正暴跳如雷:“那个拣柴禾的呢?要是等到火熄了才回来,别怪我把她做成冷盘!”

二等女官陪笑道:“她很快就回来了。不然,外头树也多,先削两棵应急?”这漫山遍野都是树,非要什么苹果木?

大厨斜眼看着她:“贵客不满意,你来担?”

女官只得闭起了嘴。

摩诘天等阶森严,那个层次的客人如果发怒,就是剥了她的皮,她也担不起。

这时外面起了阵阵骚动,似有大队人马靠近。一个下等兵卫跑出去看了看,回来报告:“大军归来,好似,好似没有得胜。”

他不敢说“输”这么忌讳的字,不过其他人脸色也不好看了。这小厨的人对二公主的脾气都很了解,她首战并未告捷,那么……

接下来大家最好夹起尾巴做人。

一片低气压中,门外有个苗条的身影奔了进来,还来不及擦汗就将储物袋放到了案板上:

“柴,苹果木柴搬来啦!”

孛蜜儿回来了,气喘吁吁,额角上还淌着汗,显然这一趟拾柴真不轻松。

“太慢了。”大厨瞪她一眼,“把你爪子收一边儿去。”

……

无论营中情况如何,至少这个小厨房里一切有条不紊。

当灶上的铁锅飘出浓郁肉香的时候,外头就有兵丁奔进来大声道:“贵客到了!”

阴素霓从战前就等待的客人,终于来了。

小厨房的位置很高,宁小闲悄悄绕出去,站在崖边张望,恰好他的生意在道德上有问题望见排云路尽头有十余铁骑飞奔而至。

他们在大营面前下了座骑,兵众从中分开,给他们让了条路出来。

打头那人除掉头盔,露出白净的脸皮,样貌在四十岁开外。再仔细看他,会发现这人身形瘦弱,远不似普通蛮人那么强壮,像书生多过了像领兵的大将。

他的脸原也清矍,可惜一双三角眼将仙风道骨破坏殆尽。

当然,这里无人敢轻视他,宁小闲也不能。因为她第一时间就认出这张面庞。

典青岳!

三百多年前,宁小闲在前往中京的路上抓获祈雨的神婆,从她手里获得了聚宝盆。那神婆的主人,就是时任镜海王府大司承的典青岳。神婆的一身本事,都是从主人那里偷师来的,不成系统、只得皮毛,却也足够在乡里作威作福了。

宁小闲更是知道,在前镜海王皇甫嵩云身边时,典青岳就已经是大司承了;皇甫铭返回天外世界、建立圣域以后,典青岳更是被提作大军师,为神王出谋划策。圣域在天外世界短短千余年间就崛起至此,有他一份大大的功劳。

宁小闲看到他,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问号:神王的军师,跑到乌顶山脉这种大山沟沟里作什么?

怎么好像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呢?

阴素霓等候多时,这会儿迎上去见礼。

阴二公主貌若天仙,她一笑,大营的天空都好似为之一亮。

宁小闲站立之处,离双方会面的地点有些儿远了,她此刻听不见这两人的对话,幸好能将他们的面部神情、尤其是唇部动作尽收眼底。

从唇部动作去推导原声,这就叫唇语术。

在铁路兴起之后

她能“看”到,这两人一番寒喧,说得甚是热情。

在天外世界三大势力当中,摩诘天和圣域的关系最差,如果没有进攻南赡部洲这码子事儿,两家到现在也还是死对头。原因很简单,还是正统之争。不过既然现在大家停了手要当暂时的好朋友,无论是阴素霓还是典青岳,都是懂得顾全大局之人,这时就显得格外热情。

阴素霓的目光一直都往典青岳后方飘忽,这时终于忍不住道:“典先生难道是独自前来?”

这话说出来,宁小闲立刻明白了:

这位公主从战前等到战后的人,居然还不是典青岳!

典青岳含笑道:“神王临时有要务待办,不能赴阴二公主之约,着我代传歉意。”

神王!

宁小闲不由得动容。

听这两人的对话,蛮祖原本是打算来见这阴素霓的。中州战场上,圣域和战盟打得如火如荼,那儿是兵家必争之地,又有各路大神齐至,神王本该在那里镇场才对,为什么会跑到千里之外来见摩诘天公主?

并且听典青岳之意,这次会面是早就定好的。

阴素霓脸上有失望和不悦之色一闪而过。毕竟哪个女生被放鸽子,心情都愉快不到哪里去。

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她就重又展颜笑道:“好,我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了他。不过下一回么,却得他请我了。”

她说得俏皮,却没有掩饰自己的埋怨之意,不过也是恰到好处,并不惹人反感。典青岳叹道:“正该如此。这个约定,我替神王应下了。”

阴素霓要的就是这一句,于是笑着往营中一伸手:“请!”


硬斑块和软斑块的区别
温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山东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