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六道共主82章引狼入室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六道共主 82章 引狼入室

大厅中,云天岚父子两人相对而坐,看着眼前眉宇间还有些稚嫩之气的少年,云天岚眼神有些恍惚,岁月倥偬,转眼十载,眼前的少年开始长大了,也许还真能承担起那份,只是,将这份压在那双稚嫩的肩膀上,是否有些残忍?

“爹,如果没其他的事,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参加比赛呢!”看着迟迟未语的云天岚,云飞起身説道。

“飞儿,不急,我有话和你説。”看着站起身的云飞,云天岚手掌往下按了按,示意云飞坐下。

先前云飞看着不説话的云天岚,眉头一会皱,一会舒展的模样,已经猜测到云天岚心中有事,为了不打搅他想事情,这才起身准备离去,毕竟明天六宗会试就要开幕,他还有些事情要提前去做准备。

坐下后,云飞定定的看着云天岚,静待下文,从后者脸上那有些犹豫的神情,云飞有种预感,接下来説的事情,将会非常的重要。

“哎!”看着满是认真神情的云飞,云天岚先是叹息一声,声音有些低沉而伤感,道:“这件事埋在为父心底三十年,从不敢触动,更不愿意回想那一幕,可如今,你们即将参加试炼,为父不得不提及此事,让你们不至于步了后尘…”

往事已逝,不愿去追忆,不愿去触及,可却又深深的埋在心底,就像一颗毒瘤,在经过多年的沉淀和发酵,再去触碰,毒瘤的溃烂,让云天岚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提及三十前的一幕,云天岚的一双虎目泛红,眼中充满了雾气,身体有些瑟瑟的颤抖,拳头也紧建立了规模化中试生产装置握在了一起,有种愤怒,有种不甘,更多的却是一种仇恨。

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云天岚会有如此的神情。

云飞不言不语,静静的坐着,任由云天岚情绪不停的变幻,期间不曾插口,他有种直觉,这件事,一旦説出来,将会对他产生很大的冲击。

终于,云天岚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但虎目中的红色丝线却不曾隐退,反而有种愈演愈烈之势。

“三十年前,我清风宗门人弟子数百人,更是不乏资质逆天之辈,若是不出意外,照着这般趋势发展下去,我清风宗未必不能成为这万里疆域第一大宗门。”

云天岚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接着説道:“可惜,上天却不给我们清风宗这个机会,三十年,众师兄弟一起兴高采烈的参加天擎宗举办的十年一次的会试,谁也没有想到,厄运也在那一刻,降临在了清风宗的头上…”

……

城东,龙腾苑庄园,密室。

楚绶背负着双手,在密室中来回的度着方步,一张国字脸上写满了愁绪与焦急,就连那两条扫帚眉也变了形状。

肥头大耳的石庆坐在石椅上,也是一脸的愁容与焦急之色,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楚绶,欲言又止。

“轰隆…”

沉重的石门被打开,一行四人走进了密室,三人黑衣黑袍蔽体,看不清样貌,但从他们的身形以及露在外面的双眸不难看出,这三人便是针对清风宗行动的三人,而另外一人,则是楚绶的三弟,楚奇。

三名黑袍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楚奇却是哭丧着脸,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

听到石门‘轰隆’的声音,楚绶便停下了脚步,目光中满是期待神色的光芒,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当他看到楚奇那张哭丧的脸,笑容立即僵硬在了脸上。

不过,楚绶毕竟是一宗之主,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冲着三名黑袍人拱手一礼,道:“三位堂主,不知事情办的如何了?!”

石庆也连忙起身,冲着三名黑衣人拱手一礼,满脸的笑容,一副笑容可掬的神态。

“哼。”

三名黑袍人几乎一致的冷哼一声,瞪了楚绶一眼,转身坐到了石椅上。

“老三,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惹怒了三位堂主?!”楚绶目光一沉,盯着楚奇冷声喝问道。

“大哥,我…”楚奇张口欲要辩驳,却被楚绶狠狠的瞪了回去,楚奇心里憋屈,这叫什么事,我他妈的招谁惹谁了。

“三位开普勒天文望眼镜已经观测到了两颗太阳系迄今为止“最像地球、可能最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一个温润如夏威夷堂主,舍弟冲动鲁莽,若是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楚绶换上一副笑脸,冲着三名黑衣人俯身行礼,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一丝一宗宗主的模样,倒有些像哈巴狗,生怕自己的主人生气,不给吃食。

“罢了,看在你的面上,本座不与他计较便是。”其中一名黑袍人斜睨了楚绶一眼,声音沙哑的説道。

自从将他们几人请来对付清风宗,楚奇一直在静候佳音,在他看来,由他们三人出手,肯定是手到擒来,可却没有想到,这三人不仅没有完成任务,还赔上了一条性命,对那名黑衣人的性命,楚奇并不关心,他在乎的是云蝶是否被擒拿。

所以,楚奇一时口快,説了两个不该説的字,‘没用’。就是这两个字,差diǎn让他付出了小命的代价,如果不是另有他因,只怕楚奇早已经命丧黄泉。

“三位堂主,不知事情是否顺利。”见到黑衣人口气软了下来,楚绶心中也是一松,面带笑容的问道。

楚奇站在一旁,想要开口説话,却被眼尖的石庆拉了他的衣角,让他颇为不甘的将话憋了回去。

“事情并不顺利,失败了。”声音沙哑的黑袍人叹息一声,今天晚上任务的失败,也让他们三人耿耿于怀,旋即,话题一转,道:“虽説失败,但并不在我们兄弟三人,而是你们给的信息有误,而且,还因此连累我们损失了一名手下,楚洞主应该有所交代才是。”

楚奇在一旁听着,心头怒火直窜,几乎都要破开脑dǐng冲出,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自己出手不利,导致任务失败,却反怪他人头上。

楚绶心中也是一怔,他没有想到以黑袍人三人的实力也会失手,但听到黑袍人将推到他们的头上,心中也是怒火中烧,更何况,还要让他对伤亡的人进行负责,这简直就是倒打一耙。

虽説他心中有万般的不甘和不满,但却只能打碎牙往肚子吞,不説三人的实力,就是他们身后的势力,足以将他们摩崖洞压垮。

真是引狼入室啊。

“怎么?楚三洞主对本座所言不以为然吗?”声音沙哑的黑袍人,转首盯着愤怒的楚奇,冷声问道。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堂主説的极是,都是我们情报错误所致,是我们的,是我们的。”

站在楚奇一旁的石庆见状,连忙上前,满面堆笑的打着圆场,他心里可是清楚,眼前的这三人个个心狠手辣,仗着身后的势力,他们才不会顾及对方的身份,也会将其抹杀。

“堂主息怒,舍弟太过莽撞。”楚绶压在心头的怒火,也跟着赔礼道歉,满嘴苦涩的道:“堂主手下身陨,楚某深感难过,多年前,楚某机缘巧合偶得一株五百年年份的血玉参,还望堂主交给那名兄弟的家人,以示抚恤。”

看似説的轻松随意,可楚绶心头却在滴血,眼角也在不停的抖动,显然,这血玉参对他十分的重要。

“大哥…”听到楚绶要将血玉参交给对方,楚奇再也忍耐不住,大喝一声。

“闭嘴。”不等他把话説完,楚绶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斥一声。楚奇咬了咬牙,怒哼一声,转身坐了下去,不再理会众人。

看到这一幕,三名黑衣人都没有説话,只是目光中带着轻蔑的笑意,对于楚奇的态度,他们现在毫不在意,在意的只有楚绶口中的血玉参。

他们也没有想到,小小的摩崖洞居然有血玉参这种天材地宝,一时间,三人眼中的贪婪光芒充满了眼球。

楚绶话説的漂亮,是给那名黑衣人家属的抚恤,但心中却非常的明白,到了这些人手中的东西,怎么会轻易的送给他人?

“既然如此,本座就代属下家属谢过楚洞主了。”依旧是那名声音沙哑的黑袍人开口説话,也许是心中过意不去,又或许是因为他因,只听他话音一转,道:“既然楚洞主如此有诚意,本座做主,那个小丫头迟早为你抓来。”

对于沙哑声音黑衣人的话,其余两名黑衣人并没有反对,显然,声音沙哑的黑衣人便是他们的领头人。

“如此的话,楚某多谢三位堂主了。”楚绶俯身行礼,态度十分的恭敬,就连一旁生闷气的楚奇,在听到此话后,脸上的怒气才稍微舒缓了几分。

“感谢的话以后再説,虽説我大哥答应帮你们再出手一次,但价钱还要重新商议,若再像此次这般,别怪我们三兄弟出手无情。”另外一名黑袍人接着楚绶的话説道。

“不过,看在穆家主的面子上,这次的价钱给你们少个三成,你看如何,楚洞主?”声音沙哑的黑袍人接着那名黑衣人的话音説道。

两人一唱一和,将楚绶气的七窍冒烟,心中直骂娘,这他娘的哪里是请来的帮手,简直就是他娘的恶狼,魔鬼。

脸上怒气本来有所舒缓的楚奇,在听到黑袍人的一唱一和,心头的怒火便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海口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快速缓解腿部肌肉拉伤
遵义哪里能治疗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