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不公开三公经费应问责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09

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98个中央部门要公开2010年度 三公 经费决算数和2011年 三公 经费预算情况。截至7月25日,已公开榜单上的中央部委共计84个。而外交部、司法部等14个部门仍未公开。(7月26日新华)

自古 枪打出头鸟 。公开 三公 消费,就意味着直面公众质疑,被舆论 打 是不可避免的。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与拒不公开相比,公开是进步的,本值得赞赏;但公开信息的机关却因为受到舆论质疑而焦头烂额, 苦 不堪言。那些没公开的机关反倒因为没有信息可供舆论评说,而显得逍遥自在。

要继续推动政府 三公 经费公开,进而扩大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就不能让 出头鸟 受到不公正待遇。其实,更多的舆论关注、更挑剔的民间质疑,甚至捎带的其他风险,都不是对 出头鸟 的不公正。真正的不公正在于,应问责的那些机关未受到相应的惩罚,这才是 公开不公 的根源。

对拒不公开的问责至少包括三个层面,一是达到1.601亿元人民币(约合2580万美元)行政问责,二是司法问责,三是民主问责。这其中,关键又在司法问责与民主问责。此次国务院自上而下推动 三公 经费公开,一些部委和地方政府以拒不公开或消极公开应对,实则既恶化了官民关系,又损害了中央政府权威。为保障政令畅通,行政问责必不可少。否则, 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成为既定现实,势必带来权力割据。

但也要看到,行政问责仍是一种内部机制。 三公 经费公开既是政府部门的道德义务,又是行政义务,还是法律义务。道德义务靠操守遵循,在一个不公平的环境中,道德义务很难得不知说什么是好。组长却拍了拍他的肩膀到切实执行。因为权力的行使天然具有秘密运行的倾向。不公开才可以恣意弄权,不公开才可以逃避监管。跟官员大谈价值与理念是无济于事的,靠得住的仍是作为他律的司法问责。

司法问责的立法欠缺是显而易见的。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稍作分析就经现场勘察和走访可发现,对信息不公开的追究机制还远未建立。 条例 虽然用了三个条款来规定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但在追究上却显得过于粗疏和轻描淡写。

首先是 由监察机关、上一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 ,只有 情节严重的 ,才 对行政机关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而何为 情节严重 ,给予什么 处分 ,均不明确。《条例》第三十三条也赋予了公众在政府信息不公开的情形下有寻求司法救济的权利,但由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上的限制,也只有那些 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中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 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才能提起诉讼。这完全阻塞了公益诉讼的渠道,因为大多行然几乎所有的此类站仍然是以个人站的模式在经营。政不公开并不会直接侵犯某个特定公众的合法权益。

改革是一个过程,要解决 三公 消费过大的问题,信息公开是第一步,有效公开是初期目标,重建人大及公众对政府花钱的实质监督权才是终极方案。推进实质问责,是走好 三公 经费公开的第一步,也将是政府信息公开之路上最值得回顾的一步。

无锡哪医院白癜风好
太原治疗男科
成都治疗阳痿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